当前位置:主页 > 投诉中心 >

奥拉帕尼的跨界之旅向前迈进了一大步,首次获

  2018年1月12日,FDA扩展了奥拉帕尼的适应证,批准其用于治疗携带BRCA胚系突变的HER2阴性转移性乳腺癌,以及HR阳性的已经进行过内分泌治疗或不适合内分泌治疗的患者。

  乳腺癌是美国最常见的癌症类型。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国家癌症研究所估计,今年美国大约有25.271万名女性会被诊断患有乳腺癌,将有4.061万人死于这种疾病。

加cgyzj063微信号,或者浏览官网www.uu33.cc,这是一个专门直营印度进口药和日本处方药的商家,小编推荐大家关注,也祝大家早日恢复健康。

  首个获批用于治疗乳腺癌的PARP抑制剂

  奥拉帕尼在2014年首次获批用于已接受过≥3次化疗的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患者,以及化疗后疗效评价为CR或PR的复发性卵巢上皮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的维持治疗。

  这是时隔4年后,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首次获批用于治疗乳腺癌,也是首次获批用于治疗携带BRCA基因突变的转移性乳腺癌,同时获批的还有伴随诊断“BRCA Analysis CDx”。

  FDA药物评价与研究中心血液及肿瘤产品办公室主任兼FDA肿瘤卓越中心主任、医学博士Pazdur称:“这类药物已被批准用于治疗BRCA突变的晚期卵巢癌,现在又显示该药物在治疗某些类型的BRCA突变乳腺癌有显著疗效。这次FDA的批准证明,目前正在开发的以癌症潜在基因为靶点的药物,通常可跨癌症类型使用。”

  在所有乳腺癌的患者中,约5%~10%有BRCA突变。BRCA基因正常时参与受损DNA的修复,可阻止肿瘤的发展。如果其发生突变,则可导致某些癌症,如乳腺癌。

  奥拉帕尼是一种PARP抑制剂,它可阻断参与DNA错配基因修复的关键酶。而携带BRCA突变的肿瘤细胞易受到靶向PARP治疗的攻击,其癌基因内的DNA不能得到有效修复,从而肿瘤生长受阻。

  OlympiAD研究数据

  奥拉帕尼用于乳腺癌的获批是基于去年ASCO公布的OlympiAD研究数据(其中国PI为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徐兵河教授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李薇教授)。

  OlympiAD是一项国际多中心、随机、开放性、临床Ⅲ期研究,纳入了302例患者BRCA突变的HER2阴性晚期乳腺癌患者,比较奥拉帕尼和临床医师选择的标准化疗方案(TPC)的疗效和安全性差异。患者以2:1的比例随机分组,奥拉帕尼(300 mg bid)组205例,TPC(卡培他滨2500mg/m2,口服,第1-14天;或长春瑞滨30 mg/m2,静脉用药,第1天和第8天;或艾瑞布林1.4 mg/m2,静脉用药,第1天和第8天)化疗组97例。

  研究结果显示,奥拉帕尼用于BRCA突变的晚期乳腺癌患者相较于化疗将PFS从4.2个月延长至7.0个月,显著降低42%疾病进展风险。奥拉帕尼耐受性良好,队列中只有不到5%的患者因为药物毒性停止治疗。

  FDA指出,奥拉帕尼严重的副作用包括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和肺炎进展。另外,还可能有胎儿毒性,所以患者在用药期间应注意避孕和避免哺乳。